長江商報消息 承建方稱發包方反反覆復只為延遲付款,發包方稱承建方虛報工程造價
  本報訊(記者 沈右榮)幾經調解未果,原指望法院判決後能拿回工程款,沒想到發包方上訴。昨日,湖北恆久建設公司相關負責人稱,眼看著春節臨近,而農民工工資、材料款及租賃費等共計3500餘萬元巨額款項無著落,他不得不四處躲債。
  結算起糾紛 承建方被趕出工地
  武漢蘇索置業策劃有限公司(簡稱蘇索公司)租賃原武漢銅材廠,開發並運營武漢新工廠工業設計產業園。
  2011年6月,湖北恆久建設工程公司(簡稱恆久公司)承接部分工程,施工合同中約定了相應事項。去年3月,監理公司確認一期工程具備竣工驗收條件,蘇索公司對部分工程進行驗收。當月,經政府相關部門調解,蘇索公司與恆久公司再簽補充協議,約定竣工房屋移交及工程款支付等事宜。隨後,蘇索公司分五次共支付工程款2000萬元。
  去年6月,恆久公司出具《結算報告》,一期工程結算總價為4600多萬元。兩個月後,恆久公司出具兩份《工程聯繫函》,稱蘇索公司拖欠工程款、拒絕簽收確認工程進度報告及技術文件,使工程無法繼續施工。恆久公司多次要求移交房屋未果,無奈將房屋上鎖。
  蘇索公司稱未收到驗收申請,房屋上鎖影響招商經營工作。今年元月3日深夜,恆久公司人員被一伙人持棍棒趕出工地。
  法院判決發包方支付3500萬元
  恆久公司相關負責人稱,早在去年9月,因為無法繼續施工和拿不到工程款,公司向武漢中院起訴,要求蘇索公司支付一期工程款欠款1038萬餘元及二期工程款2606萬餘元,並支付預期利潤千餘萬元及相應利息。蘇索公司對此提起反訴,稱恆久公司部分工程未做,且惡意停工導致無法招商,遂向恆久公司索賠損失等700多萬元。
  武漢中院委托湖北某公司對涉案工程進行司法鑒定。今年5月,該公司出具鑒定意見稱,一期工程造價3526萬餘元,二期工程造價2529餘萬元。
  法院認為,蘇索公司發包工程未進行招投標,與恆久公司簽訂的施工合同無效。蘇索公司兩次發包均未嚴格履行招投標程序,存在主要過錯,恆久公司貿然承接涉案工程,亦應承擔次要過錯責任。
  關於工程造價,雙方據實結算的方式未約定,到底以工程量的實際發生為結算依據,還是以工程的實際發生為結算標準,雙方分歧嚴重。
  法院最終核定,一期工程總造價3494萬元,扣除已經支付的2500萬元,尚欠994萬元,二期工程總造價2516萬元。蘇索公司將該工程全部接管並實際占有,應支付工程款。因涉案合同無效,恆久公司主張的預期利潤,不予支持。
  蘇索公司提出停工損失,法院認為因蘇索公司未按約支付工程款,恆久公司為防損失擴大,有權停止施工。
  武漢中院判決,蘇索公司共向恆久公司支付工程款3510萬元。
  ■回應
  幾經調解未果 發包方稱“等終審判決”
  據瞭解,兩公司的工程款糾紛曾經多方多次調解。
  今年1月,武漢中院曾主持調解,兩公司達成一份《調解協議》,隨後,蘇索公司履行了500萬元付款義務,恆久公司從現場撤離。然而,司法鑒定結論公佈後,蘇索公司未按協議履行。武漢中院作出一審判決後,蘇索公司不服,向省高院上訴。今年11月7日,硚口經濟開發區管委會再次組織兩公司進行調解,並達成一致意見。《會議紀要》顯示,蘇索公司需在11月前籌借1000萬元、12月底前籌借300萬元、明年1月20日前籌借200萬元,借給恆久公司。
  昨日,恆久公司相關負責人稱,為了儘快拿到工程款,公司做出了巨大讓步。但是,12月底都到了,蘇索公司的第一筆款仍未到位。
  蘇索公司陳姓經理稱,該公司認為工程造價相差上千萬元,恆久公司存在重覆報價等問題,公司不認同。“等終審判決,我們會履行終審判決。”陳經理說。
  “我們實在等不起終審判決,對方反覆要求調解和上訴只是為了拖延付款。”恆久公司相關負責人說,農民工工資、材料款等巨大的債務壓力,讓公司已經無以為繼。  (原標題:數千萬欠款幾經調解判決仍要不回)
創作者介紹

Fitness

dz19dzowf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