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肝衰竭女生盼來肝源”後續“生死時速好房網”9小時 換肝女孩手術成功
  9個小時手術是如何讓肝臟有巢氏房屋成功轉移到另一個人體內的?來源:新文化報 - 新文化網
  崔雪瑩術後狀態良好 本組圖片 本報記microSD者 張英男 攝
  呂國裝潢悅(右一)正在修整供肝
  灑冰屑、灌註4℃預防癌症食物的器官保存液,都是為了使肝源的溫度降到4℃以下。低溫可以使離體肝源對缺血耐受的時間延長,並清除器官內的血液包括免疫活性細胞,降低受體排斥反應
  病肝腫脹明顯,已呈暗紅色,周邊發黃,錶面有很多泡泡,腹腔內有明顯腹水,這些都是肝衰竭的表現
  在10年前,肝移植手術切除病肝後,要接一根管子通往心臟,保持血液流通。而現在新肝植入可以控制在一個小時以內,不需外接管道
  肝動脈縫合用的是7個0的手術線。各種手術線的粗細以號數與零數標明,線越細,0的個數越多
  A06版
    新聞回放:崔雪瑩是東北師範大學的一名大四學生,正是考研衝刺階段,急性肝衰竭卻讓她的生命瀕臨枯萎。2月23日,肝源找到、可以進行肝移植手術的消息,給她的一家帶來了希望。當天21時,一家人在北京120的緊急護送下,急馳12小時趕回長春。2月24日18時,崔雪瑩及供者被推進吉大一院的手術室……
    本報訊(記者 楊益) 24日午夜,吉大一院通往肝膽外科手術室的長廊依舊燈火通明,崔雪瑩的媽媽趙佳平蹲在牆角嘴唇緊咬,爸爸崔強立在牆邊雙拳緊扣。手術室內,伴隨著監護儀有節律的“噠噠”聲,醫生正在進行“生死時速”般的肝移植手術。
    手術從24日18時進行到25日3時,9個小時的企盼、9個小時的煎熬,當醫生宣佈手術成功時,崔強這個44歲的東北漢子,忍不住哽咽。
    醫院緊張準備
    “有了肝源!”當崔強得到這個消息時,雙手握緊了電話。一家人連夜租車,從北京趕回長春。與此同時,吉大一院肝膽外科的醫護人員也在緊張地準備著這場肝移植手術。
    肝移植的條件就是要求供者與患者同一血型,而此捐獻者正好與崔雪瑩同為O型血。因為肝移植手術可能會出現術中大出血,通知血庫備足5000毫升O型血;因為肝移植可能會出現排異反應,通知藥房準備好抗排斥藥物;此外,還有呼吸機、手術器械……
    24日9時,崔雪瑩趕到醫院,稍做休整後,護士就為她做了採血等相關化驗。化驗結果顯示:崔雪瑩除肝臟衰竭外,其他器官狀態良好,符合肝移植手術指徵。
    手術成功 還有10天危險期
    當醫生宣佈手術成功時,崔強高興得掩面而泣,而趙佳平也高興得流出了淚。“醫生給我看了女兒的肝,邊緣都變黃了,要是不進行肝移植,恐怕撐不了幾天了。”崔強說。
    3時許,崔雪瑩被推出手術室,送進重症監護室。醫生、父親、同學、老師都盼望著,她能順利度過10天的危險期,順利返回學校。
    好多好心人也牽掛著這位優秀的大學生,紛紛為她捐款。
    肝源緊缺 供求比例1:150
    據呂國悅介紹,2002年他剛畢業時,吉林省第一例肝臟移植手術成功,帶給患者新生和希望,也成為促使他走上肝臟移植道路的重要動力。
    呂國悅說,對於肝硬化、肝癌、肝衰竭等患者,肝移植是留給他們最後的希望。我省大約有10萬~20萬這樣的患者,然而供需比例僅為1:150,我國器官捐獻的路還很長。據介紹,到目前為止,吉林大學第一醫院成功進行39例肝移植手術。
    “捐獻者多數是因意外離世,家人一致同意捐獻其器官,以拯救危重病患。正是他們這份無私奉獻,使我省自2011年開展人體器官捐獻工作以來,實現了44例人體器官捐獻,成功拯救了100餘個垂危生命。”省紅十字會秘書長於力敏說。
    第一步:供體切取
    開始時間:24日18時
    生命只有一次,器官捐獻的偉大之處在於,能在自己生命的終點,讓另一個生命延續。40歲的供者劉先生(化名)做到了。24日17時30分,當撤去維持他生命跡象的呼吸機後,他的呼吸慢慢停止,心臟也停止跳動,醫生確認,供者已心臟死亡。而他的肝臟,將讓崔雪瑩的生命得以延續。
    18時,吉大一院副院長呂國悅帶領醫療組開始供體切取手術。
    手術刀自供者劍突處開始至恥骨處劃開,約10秒鐘,鮮紅的肝源顯露出來,護士將準備好的冰屑灑在肝源錶面。呂國悅及助手則迅速進行腹主動脈及門靜脈插管術,護士向肝源內灌註4℃的器官保存液。
    肝上下腔靜脈、肝下下腔靜脈、門靜脈、肝動脈……呂國悅手中的剪刀靈巧而準確地在供者腹腔內騰挪,一根根離斷血管。助手則一直從旁協助,用鐵鉤牽拉,擴充手術視野。
    此次實行的是肝、腎聯合切取術,切取時間不到10分鐘。切取後的肝腎被放入器官保存液中。用肉眼觀察,肝源質地柔軟、色澤鮮紅,呂國悅迅速切取病理,讓護士送去快檢。
    15分鐘後,快檢結果顯示,肝源脂肪變性程度小於30%,符合移植條件。呂國悅長舒了一口氣。
    助手們為供者關腹、整容,在場的醫護人員停止工作,為供者低頭默哀。
    第二步:病肝切取
    開始時間:24日20時30分
    18時30分,呂國悅向負責病肝分離的主刀醫生、吉大一院肝膽胰外科主任王廣義做出“OK”的手勢。
    “肝源檢測正常,可以植入,準備分離病肝。”王廣義下令。
    禁食禁水8小時的崔雪瑩被推入手術室,麻醉、上監測儀……助手們分配有序,操作一氣呵成。
    20時30分,麻醉成功,王廣義在患者的右側肋弓下表皮用手術刀輕輕切開一長約40釐米的反L型切口,之後用電刀繼續離斷皮下組織,助手使用拉鉤牽拉切口,以保證手術視野良好顯露。
    約10分鐘後,患者的病肝顯露出來,頭戴高倍顯微鏡的王廣義左手持手術鉗、右手持鑷子,動作嫻熟,護士不時地為他擦拭額頭的汗。
    這個過程很困難,一旦不小心碰到血管,就會引發大出血。
    與此同時,呂國悅也在緊張地進行肝源修整工作。他在助手的幫助下,用手術刀切除胰腺、脾等組織,並開始用剪刀對肝源的大血管進行逐一修整,去除多餘結締組織。
    修整完後,進行肝動脈血管檢測階段,他接過護士遞過來的註射器,向肝源的肝動源等血管內逐一進行充氣實驗,檢測血管有無滲漏。
    第三步:血管阻斷
    開始時間:24日23時30分
    23時30分,手術進入最凶險階段。呂國悅要進行肝上下腔靜脈、肝下下腔靜脈、門靜脈、肝動脈等四大肝血管的阻斷,自此崔雪瑩將進入無肝期。手術醫生必須和麻醉醫生密切配合,否則,心臟極易因缺血而停止跳動。
    預阻斷手術開始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。“心跳、脈搏、血壓正常!”麻醉師緊盯監測儀報告。
    “肝上下腔靜脈阻斷!”呂國悅發出指令,助手迅速用血管鉗夾住肝上下腔靜脈。
    “心跳、脈搏、血壓正常!”麻醉師再次報告。“肝下下腔靜脈!”呂國悅發出指令,助手迅速用血管鉗夾住肝下下腔靜脈,該血管血流被阻斷。
    “血壓下降,請求升壓。”麻醉師請示。護士迅速遞過升壓藥,麻醉師將升壓藥註入點滴管內。
    少頃,崔雪瑩血壓恢復正常。“門靜脈……”呂國悅下令,阻斷工作繼續進行。
    預阻斷成功,崔雪瑩進入無肝期,因為沒有血液經過肝臟流往心臟,這個時間不能超過一個小時。
    第四步:新肝植入
    開始時間:25日零時
    約25日零時,進入手術的另一關鍵階段———肝源植入。
    病肝被剝離後,助手們用白蛋白灌註肝源,去除器官保存液。護士則不斷向肝源錶面撒40℃的生理鹽水,讓它迅速升溫。之後,呂國悅將肝源輕輕安置到崔雪瑩腹腔內。肝源比患者病肝略大,但不影響移植效果。
    呂國悅認真地拿起4個0的手術線輕柔地進行肝上下腔靜脈、肝下下腔靜脈吻合。接著是門靜脈的吻合,他用的是5個0的手術線,而肝動脈則用的是7個0的線。這些血管的縫合是手術中最精細的工作,必須保證準確,不能錯位、不能扭轉、不能滲漏。
    1時30分,縫合工作結束,血管鉗逐一放開,鮮紅的血液流入新肝臟,血流運轉正常。在場的人都鬆了一口氣,護士將帶著吸管的礦泉水遞到呂國悅口邊,他吸了口水。
    接著是腹壁肌以及周圍韌帶的縫合,這樣肝臟就被固定在腹腔窩槽內,15天左右,周圍結締組織粘連,它就和正常肝臟一樣生長在腹腔內了。
    25日2時30分許,助手們開始進行關腹。工作近9個小時的呂國悅走出手術室,宣告手術成功。
  “肝衰竭女生盼來肝源”續
  (原標題:“生死時速”9小時 換肝女孩手術成功)
創作者介紹

Fitness

dz19dzowf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